国家博物馆调拨各地文物过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总是被提起?

admin文化2020-10-16 18:19:22715调拨文物博物馆提起文化

1

国家宝藏作为近来年文博圈最火的IP,播出已过大半,浙江省博物馆本周亮相后,下周南京博物院压轴,九大博物馆国宝展示环节将告一段落,第十期万众期待的“中华国宝”将“尘埃落定”。

虽然节目结束了,但是国家宝藏所带的话题却不会这么快归于平静,特别是一个被炒了N久的话题,因为一幅图又被炒的沸沸扬扬了。

这幅画所描述的故事,我相信喜欢博物馆的小伙伴都知道,就是当年国家博物馆在建设的时候,从全国各地调拨文物支援国博建设,甚至有的博物馆将镇馆之宝也送到了国家博物馆,那个年代支援国家博物馆建设,是一件挺光荣的事情,特别是当看到在国家博物馆看到自己家乡出土的文物时,还有一种自豪感。

但是近些年来,地方本位思想的崛起,导致大家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自己的家乡看不到当地出土的国宝,还得去国家博物馆才能看到,让一些人心里有些许落差和不平衡,从而出现了一些黑粉,揪住这个事情不放,在网上编写一些段子,借此表达心中的“不满”。

支援国家博物馆建设,并不是中国首创,在世界范围内也不是特例,各个国家博物馆在筹备之初,为了突出一个国家灿烂辉煌的历史,都会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去调集地方文物,从而更好的展现一个完整的国家历史发展脉络。

特别像中国这样一个地大物博,民族众多,各地文化有着有较大差异的国家,更难以一个地方的文物来展现整个国家的历史,北京地区虽然也有着悠久的建城史,更是明清时期全国政治中心,但都有不足以完整整个国家的历史发展脉络。

国外的一些国家博物馆,如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西方大博物馆,这些国家历史上的殖民扩张密切相关,用各种合法和不合法的手段霸占了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文物。只不错现在,这些博物馆已经无法在通过以前那样的手段,去获取别国的文物了,国家博物馆要想得到外省文物只有捐赠,缉私,购买以及租用等途径。


中国国家博物馆是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总建筑面积近20万平方米,国博藏品数量为100余万件,2013年达到745万人次,是全世界最受游客欢迎的博物馆之一。可见,国家博物馆馆藏珍品不亚于任何一家。

有网友说,国家博物院镇馆之宝个个都是从地方“借的”,可惜有借无还。当然这些都是网友调侃玩笑之语,那么中国国家博物院的镇馆之宝,都是来自哪里的国家宝藏呢?

首先是后母戊鼎(原称司母戊鼎)。原器1939年3月在河南安阳出土,后母戊鼎初为乡人私掘,因体积过大,为防抢走将其重新掩埋。1946年重新出土,存于南京中央博物院。后从南京调往北京,存于新建成的中国历史博物馆(今中国国家博物馆)。

第二是四羊方尊,商朝晚期青铜礼器,祭祀用品。1938年出土于湖南宁乡县黄材镇月山铺转耳仑的山腰上,1956年湖南省文管会将四羊方尊移交湖南省博物馆收藏,1959年国庆10周年时,四羊方尊调往中国历史博物馆(今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以后就一直留藏在该馆。

第三是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彩陶盆。于1955年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半坡。新石器时代前期,反映了半坡类型彩陶常以鱼纹装饰陶器的特点,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第四是大盂鼎,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1849年出土于陕西郿县礼村(今宝鸡市眉县常兴镇杨家村一组,1952年藏于上海博物馆,1959年转至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

当然,国博还有很多其他的国宝,如商代的三联甗,春秋的夫差水鉴,汉代的说唱俑,隋代的金扣玉杯,唐代的乐舞唐三彩,宋代的百一砚,西夏的木活字经书,元代的铜壶滴漏,明代的郑和钟,这些大都在历史课本上见过的。

0.因为改革开放之后社会价值观念改变了,一般社会公众不具备以历史的眼光看待历史问题的能力,加上媒体以此为噱头爆炒谋求流量,导致国家博物馆文物归属问题现在有成了仿佛万众瞩目的问题。

1.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中国历史博物馆建于1958年,历史比大多数著名的博物馆其实都要晚些。当时处于冷战时期,在文化领域中国也面临着外部压力以及现代化的需求。当时虽然有故宫博物院这个中央级别的博物馆,但是以清宫文物为主的收藏使得故宫只能表达明清宫廷文化和中国古代艺术,难以承载起对中华文明历史发展的整体梳理,各地方博物馆要么以考古出土文物为主要馆藏来源,地域局限性强;要么以近代收藏家的文物为主,仍然还是以古代艺术为主线。而中国历史博物馆的职责则是要构建起中华文明整体的物化表达,必须采取从全国调拨具备代表性文物的方式才可能实现。从效果上看,中国历史博物馆利用这些文物举办的展览“中国通史陈列”很好的完成了构建起中华文明整体物化表达的使命。

当年的“中国通史陈列”

2.而且当时的央地关系也和现在不同。计划经济时代财政高度集中,文化价值氛围也是以支援国家为荣。当地方文物在国家博物馆代表中华文化进行展示的时候,地方同样也是受益者。随着计划经济时代的结束,中央在1980—1988年进行了“分灶吃饭”财政体制改革和90年代的分税制改革,中央不再大包大揽,地方本位主义开始萌芽,发展到现在,出现了一些大地方本位主义者,他们的观点影响了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但是他们的观点是比较偏颇的。

3.但是据我了解确实有一部分文物存在着长期借用不换的问题,和走调拨程序的文物不能一视同仁,还需要国家博物馆和文物原藏博物馆进一步协商解决。

从支援国家建设,到怨念至今借的东西都不还,这其实是博物馆在中国的生存状态发生巨大转变的一个缩影。其实不光是地方博物馆抱怨国博不还,还有市县级博物馆抢着扣下新考古发现不给省馆,乃至洛阳博物馆扣着故宫博物院的佛像不还等等相似但又不同的现象。从计划经济时代一切听上级,到市场经济时代一切都是品牌,即便作为事业单位的博物馆也不能例外,这种变化应该提醒中国博物馆界直视一个问题:到底博物馆要不要“营利”?这个的“营利”应该广义地看,不只是赚钱,还有社会影响力、领导政绩、学术成果等等。国有博物馆我以为当然还是要公益的,但是就像没有真正的白纸一样,也不能自欺欺人,相信彻底的“公益”存在。

(国博从北大借走的陶鹰鼎)

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的这些文物,尤其是珍贵文物,该如何地理分配?如果都集中到大馆,保护技术能有个保证,中心城市又能吸引更多游客来参观,但问题是大馆可能文物太多反而管不过来,文物常年压在库房里没机会展出,反而不如留在地方,也算是为地方打造了文化名片,同时让出土文物与遗址在同一环境中,也不破坏它们作为一体的原真性。正是文物地理分配这个问题是个两难,所以我猜国家文物局才没有从顶层设计的角度统一调配各地收藏的文物。

(国博从上海博物馆借走的大盂鼎)

当年文物管理、法律还不够细化,国博“借走”文物之后的归属权问题,就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现在的文物法明确了:文物收藏单位之间借用文物的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年。这一条款就避免了各地再因借调问题产生争端,而且也给未来中国文物的地理分配埋下了伏笔:可以看出国博这些年新入藏的考古发现文物很少了,各省级博物馆乃至市级博物馆都在靠考古新发现快速成长,中国博物馆行业的资源下沉,可能会在未来若干年后变得显明起来。

谢邀!

商业化了。

为什么现在的网友对国博那么大意见,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什么好东西一到国博就被据为己有,按道理说,各省人民也不是不讲理的,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就应该全国巡展,每个省展览三个月再换下一个省,让全国人民都平等合法的领略祖先的风采!!可是,现在呢??自己省的宝贝免费收走不说,想看看还必须去北京,普通百姓哪有那么多钱财精力??有些专家也真是够可以的,不去反思目前的国博政策,却以国家名义压制网友不满,这和雪乡有什么区别!!!!

针对近年部份地区的文物,因早年由國家博物馆调拨去各地的文物持有异议?主要是政策的不同变化而造成的差异。

在计划经济时代,任何物资都得由主管部们统一按排,进行合理分配。包括全國各地的文物部们,必须服从國家文物局,对文物方面的调拨或上调的领导权。

其次呢,因新中國刚刚成立后,百废待新,各地文管部们也刚建立,故有关单位普遍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是:(1),对文物的重要性缺泛足够的理解。(2),在鉴定技术方面也存在严重的不足。(3),在计划经济时代,國内除极少数县级市外,多数县级部们都以文物管理委员会为主要负责管理,人员配制也只有2一3人,或3一5人。这方面的建制,即使在目前没有建造博物馆的县市级单位,仍然还有(文管会)这种部们存在?在当时情况比比偕是。也就是说,综合上术的情况下,真正好的文物,地方文管单位,确实缺泛保障条件而进行上调也是其中之一。

然后,还有一种是通过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借展,这个情况也此较普遍。后来因负责人的调离,或者上调等等原因,造成外借文物无人负责,终成遗憾!

就这个状态,很难说是不是合理。

从观众的角度看,感觉调拨少了,很多精彩的文物没看见。因为对于观众来说,来国博参观显然比去几十个各省重点博物馆参观容易多了

我个人希望,能调拨更多文物更好,至少比存库房里面强多了,那样的所谓出土文物与观众无关,其实也是一种严重资源浪费。例如出土了那么多大唐的金器,国博展品中精彩的一个没有……

但是,国博的展览也一样有问题。一些文物最精彩的地方被故意遮挡,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专业的总不能比我这个业余的还不明白吧?要体现出专业水平啊……

文物的保护与使用,博物馆的展览与社会教育意义,这些都是科学。

目前的个别部门主管用政治思维理解、管理科学,趋炎附势忽悠观众,这就是根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information/819.html

枇杷百科

https://coesign.com

网站地图

Powered By枇杷百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枇杷百科技术支持